05 廣州匯滿億貿易有限公司(中國有哪十大調查研究買粉絲公司?)

时间:2024-05-21 09:39:20 编辑: 来源:

。作為市場的開拓者需要對這個市場進行教育,所以我也會參加各種各樣的演講會去表達自己的觀點。”

“人生就是很多體驗的積累。快樂不重要,悲傷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體驗的強度,如果這種強度能夠達到觸目驚心,為我們的內心帶來強烈的體驗,就是有價值的。當我們在最后一刻回憶起來,曾經經歷過徹底的慘敗,經歷過大悲大痛,這樣的人生才會豐富。”

“一旦放棄,你將無法知道你離成功有多近。只有跨越這條界線,你才知道界線在哪里。”回憶起面對資金斷層時的情景,今天的江南春表示,無法想象那時若放棄如今會怎樣。

6月19日下午7點,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江南春和公司CFO兩人悄悄地南下香港,分眾的上市之旅在香港啟程,因為分眾的大股東、上 市主承銷商、賬簿管理人高盛亞太總部在那里,江南春將在香港接受上市前最后的“輔導”。前些年,丁磊、張朝陽、王志東、王雷雷等仰慕納市的老總,都走過這 條辛苦路。

“14天,見了300多個投資者,其中70多場是一對一的,身體受得了,喉嚨還受不了呢!”江南春一路演講,一路含“金嗓 子”,“還是陳天橋聰明,讓唐駿去干這個活。”盛大上市前幾個月,董事長陳天橋從微軟挖來了唐駿,上市的時候唐駿帶隊路演,陳天橋坐鎮上海遙控。

辛苦是一樣的,但江南春的收獲比前輩們都要大。由于認購活躍,上市前一晚,分眾將首次配股價格從原定的14美元至16美元提高 到了每股17美元,發行1010萬股,融得1.72億美元,這也是中國概念股在納市首輪融資額最高的一筆,之前的紀錄是盛大去年5月圈到的1.52億美 元。上周五7月22日,分眾收盤價漲至18.5美元,總市值約7.4億美元,相當于60億元人民幣。

江南春的另一個意外收獲是,受邀成為第一個按響納市開市電鈴的中國納斯達克上市企業老總,7月14日9點半,江南春在大洋彼岸“爽”了一 把。“又興奮,又緊張!自己事先寫好而且反復背誦了英文演講,結果還是忘記了一句。”7月22日,已經回到上海的江南春告訴記者這個小秘密。

冷門的才能掙大錢

價值60多億元人民幣的分眾,其實成立才2年多,業務也很簡單,就是在許多寫字樓電梯口掛臺液晶電視,播放廣告收錢,僅此一項,去年為分眾帶來了2.5億元人民幣的收入。然而,在分眾之前,偌大的中國卻沒人想到這個方式。

“2001年間,廣告市場出現很大的調整,到了年底,我不得不思考轉型問題。”當時的江南春,是永怡廣告公司的總經理。12月的某 一天晚上,江南春約見了老朋友陳天橋夫婦,此前,陳天橋的創業小網站(stame.買粉絲)推廣廣告一直由江南春代理。在香樟花園的茶座里,幾個月不見的 陳天橋告訴江南春,自己已經不做那個小網站了,現在改做網絡游戲。12點半時,陳天橋告訴江南春,游戲同時在線達到11萬人。

“11萬人同時在線,意味著擁有至少70萬收費用戶,每個用戶每月35元,一個月就是2450萬元”。這個數字對江南春刺激可不小。江南春回憶,“當時就覺得要學習陳天橋,發掘別人沒發現的產業模式,這樣才能掙大錢!”

2002年大年初一,江南春一個人來到常去的漢源書屋。閉門思過整整7天,江南春得出兩個結論,應該用高科技手段提升傳媒表現能力,應該細分市場將廣告信息精確地傳送到特定族群。

之后不久的某一天,徐家匯太平洋百貨電梯門上的粘貼廣告讓等電梯的江南春突然無比激動———“要是換成電視機,那不正好符合兩個結論要求?!”3月份,他決定干這個沒有人干的事情。

沒想到會做這么大

“第一步是找人設計生產機器,那東西市場上沒有。”江南春一邊指著會議室擺放的樣機,一邊向記者介紹,“3月份,我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一家臺灣液晶廠商,7月份,第一臺樣機才來,拿到寫字樓,人家物業不讓裝,因為5厘米太厚了,后來才改成了3厘米。”

“一開始想的是在上海最好的50棟寫字樓裝上機器,然后播放廣告收錢。”江南春的三人團隊開始和各處物業談判簽約。半個月之后,江南春初步計劃完成,300臺價值8000多元的液晶電視先后進駐50棟高級寫字樓。

與此同時,相關的廣告銷售也開始進行。“拍了個宣傳光盤,給客戶一看,再稍微一講,內行人一看就知道這東西不錯,”在廣告界已經混 跡10年的江南春顯然有獨特的優勢,“招商銀行信用卡、軒尼斯洋酒等幾個牌子第一批下單。”2003年還沒有到,江南春手里已經拿著一二月份200多萬元 的廣告訂單了。

風險投資就在對門

10家登陸納市的中國企業中,早期幾乎都有過猶如熱鍋螞蟻四處找投資商的經歷,包括日后的兩位首富丁磊和陳天橋,江南春是個例外。

2003年5月的某一天,與分眾同在一幢大廈,而且就在對門的軟銀負責人余蔚突然造訪江南春。

據江南春介紹,僅僅3個小時雙方就達成了投資的基本框架。事后余蔚說這可能是他最快的一次投資,催促他如此迅速地做出投資選擇的根本原因是他看好江南春身上所具有的創業激情和他對傳媒產業的深入理解。

江南春只接納了軟銀計劃投資的一小部分。“那時候企業剛開始,讓他投太多,我就成打工的了!”實際上,這貽誤了分眾一統江湖的機會,2003年4月份,一家叫“聚眾”的公司帶著同類的播放機器,開始在北京樓宇鋪點,之后跟著分眾向全國擴展。

2004年4月,感覺到競爭壓力的分眾從鼎暉國際等6家投資機構引入1250萬美元的第二輪資金,半年之后的11月份,高盛等三家 機構3300萬美元的資金投向分眾,加上廣告收入也快速增長,分眾得以快速擴張,守住了占據寫字樓七成市場的優勢,同時向大賣場擴展。

搶先上市備糧備戰

大約在一年前,分眾和后來的聚眾,便開始同時喊出要奔赴納斯達克的口號。這一次,江南春沒有再耽誤時間,7月份搶先在納市體面登場,而去年營業收入只達到分眾1/6的聚眾一時上市無望,只能調轉口號,表示暫不缺錢,不急上市。

據了解,在分眾首次募集的1.72億美元中,有30%屬于老股東套現,其余70%約1.2億美元作為分眾公司未來發展所需。據江南春介紹,其中有2000萬美元會被分別用在寫字樓和大賣場的擴張中,向二級城市進軍。

“剩下的自己有必要儲備起來,用于投資新的沒人干過的產業,或者將來可能的收購,”7月22日,在辦公室里,江南春對記者說,“幸運不可能總是屬于分眾,我們有必要備糧備戰!”(記者 張見悅)

個人簡歷

江南春,生于1973年,土生土長上海人。

1995年畢業于華東師范大學,取得漢語言文學專業學士學位。

1994年~2003年期間,江南春擔任永怡傳播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

2003年5月起開始擔任分眾傳媒董事局主席和首席執行官。

江南春語錄

“也許我本來就應該是個寫詩的文學青年,只不過現在‘蛻變’而成了會創造生意的小資派。我想以后公司的具體工作不用我做的時候,我就專心思考創意。如果有時間,我還想寫寫文學和社會評論,最好將來還能寫出類似于《英雄》的影視劇本來。”

“陳天橋有很好的產業判斷力,他是那種知道怎么整才賺錢的人。”“當一般人在人滿為患的巴士車上廝打,為自己贏得一點空間而自我感覺良好時,陳天橋已經坐上沒人搶的巴士狂飆而去,令你望塵莫及。”

“在新開市場上,你就是當然的大哥大。”

“創意面前生意是不平等的。”

記者手記:餡餅砸中有準備的人

美國時間7月14日,當江南春成為第一個受邀的中企老總,在美國納斯達克股票市場興奮地按下開市電鈴的時候,肯定有不少人心里不服:憑什么是這個家伙!

江南春所開拓的產業,只不過就是在寫字樓電梯口裝臺液晶電視,播放廣告收錢!唯一帶點“科技成分”的那個液晶電視其實也是找別人代 生產的,許多廠家給錢就能做。然而,當從事液晶電視廣告的分眾傳媒登陸納市時,名不見經傳的分眾創始人江南春也以20億身價,一口氣超過了除陳天橋和丁磊 之外的所有國內“科技英雄”。被這樣的餡餅砸中,的確是讓外人有些不服氣。江南春自己也反復念叨,“沒想到干得這么大!”

然而,當我們走進江南春過去10多年的廣告職業生涯,了解了這4000多個日夜他都在干些什么,我們就會明白,為什么受到電梯 門上的廣告貼畫啟發的不是別人,為什么在電梯口掛起液晶電視的不是別人,為什么最快占領了絕大多數樓宇電梯的不是別人,受到納斯達克邀請的不是別人,而是 江南春!

上帝只會照顧有準備的人,餡餅也只砸中有準備的人!(記者 張見悅)

人生經歷:從學生詩人、師大名人到廣告狂人

——忘情的江南春很快成為校園詩壇的活躍分子,大學一年級,他便成為了師大著名的“夏雨詩社”社長,而這僅僅是江南春在接下來的幾年里聞名師大校園的開始。

——1994年,大三學生江南春成立了永怡廣告公司,自任總經理,一路下來。到1998年,永怡已經占據了95%以上的上海IT領域廣告代理市場,營業額達到6000至7000萬元人民幣,到了2001年,收入達到了1.5億,在上海廣告界已經聲名鵲起。

美國東部時間7月13日,來自上海的分眾傳媒成功登陸美國納斯達克市場,當天市值達到8億美金,中國內地又一個富豪誕生———分眾創始人、董事會主 席兼CEO江南春身價隨著超過20億人民幣。“我是個工作狂,平時就沒什么消費需求,對我來說,最奢望的東西不是錢,而是可以每天無所事事曬太陽。”7月 22日,從美國歸來的江南春這樣向記者“訴苦”。多年以前的大學時代,江南春曾經有過這樣愜意的日子,那時候,他“可以用整個下午留心前桌女生”,回到寢 室“輕輕松松寫小詩”。

學生詩人

1973年3月出生于上海的江南春,并沒有上海男人的細膩,魁梧的體形更像北方漢子。或許是長期接受厚重的文學熏陶,令江南春的思想更早地成熟穩健,32歲的他看起來顯然要比實際年齡大一些。

認識江南春的人,在向別人介紹他的時候,總喜歡這么開始:以前,他是個青年詩人!江南春之所以有“詩人”的稱呼,主要是因為他手里 有兩個“硬件”:其一,大學時代,他就是頗有名氣的華東師大“夏雨詩社”社長;其二,他個人出過一本詩集《抒情時代》。這讓他和其他的富豪老總們很容易地 區別開來———雖然也有不少老總熱衷于將自己的管理思想、人生感悟編成員工的必讀教程,但能像江南春這般“真玩”的老總并不多。

雖然江南春堅持認為自己“不能被稱為詩人”,因為他還不能“把世界的苦難當作苦難,并且日夜不安”,但對自己深厚的文字功底,他 卻有足夠的自信,“我是一個不愛到處跑的人,中學6年,我的所有課余時間,幾乎都用在看書上了,而且常常拿著別人的范文模仿寫作,作文水平比較好,拿了一 些獎項。”據了解,高中時代江南春拿到的最高獎項是上海市中學生作文一等獎,正是這些紅證書,使他在1991年免試保送進入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就讀。

進入大學校園的江南春,分明成了一個幸福的學生詩人。“我會用整個下午留心前桌的女生,并鄭重地為她寫下評語,在傍晚我通常都會鼓足勇氣到學校舞廳涉足一場愛情或者被輕易的拒絕,無論怎樣,待到月黑風高之時,我一定獨自回到寢室,輕輕松松寫起小詩。”

師大名人

忘情的江南春很快成為校園詩壇的活躍分子,大學一年級,他便成為了師大著名的“夏雨詩社”社長,而這僅僅是江南春在接下來的幾年里聞名師大校園的開始。半年以后,江南春便開始以詩社社長的身份,謀劃參選校學生會主席。

據江的師兄嵇海榮介紹,在師大歷史上,競選學生會主席一般都是大三的學生,江提前了一年,而且順利地當選了,當時這在師大是一

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