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武術比賽買粉絲文章怎么寫(運動會對聯)

时间:2024-05-21 08:50:37 编辑: 来源:

/p>

由于條件有限,整幅圖是用打印的A3紙一張一張拼湊出來的,需要畫的圓圈,也是靈機一動將螺絲帽扣在上面畫出來的。孫大光說,1.5米寬、4米多長的整整鋪滿一面墻的網絡圖完成時,場景真是蔚為大觀。

網絡圖宏觀上規劃了365件大事,能看到從申奧開始到投票結束之后,共30個月的所有工作;微觀上將每一件大事分為若干個項目、環節,能清晰地看到哪一天需要完成哪項工作。比如《申奧報告》,國際奧委會規定在1993年2月1日之前必須正式提交,但《申奧報告》撰寫過程涉及多個部委、各個領域、各個方面,要有很多人參與,需要協調很多方面,而其中每一個步驟,在網絡圖上都有體現。為了保證網絡圖順利執行,孫大光特別配發了一份文字的申奧規劃和說明,作為奧申委正式文件下發到各部門。依據網絡圖的督促、指導,申奧工作有條不紊。

一次,港臺地區的兩位記者來采訪,奧申委領導允許他們通過網絡圖了解申奧進展情況,他們看后非常驚訝:“我們采訪過世界上很多申奧城市,北京奧申委領導的頭腦是最清醒的。最不可思議的是,你們在1991年初就把這兩年的工作全部都規劃出來了,而且還變成文字落實在具體工作中了。你們的管理、規劃才能簡直太厲害了!”

后來得知,美國亞特蘭大和鹽湖城在奧運會申辦和籌辦中運用了網絡圖的方法。1992年,孫大光專程去美國考察。他發現,美國人的網絡圖更注重細節的規劃,我們的則是總體的大網絡圖,更便于宏觀指揮、管理,兩者各有千秋。

申奧網絡圖受到了科學界的高度重視,中國社科院哲學所專門與國家體委舉辦了“系統科學與體育”研討會。1994年,國家體委還成立了系統科學領導小組,孫大光兼任副組長。錢學森同志專門派助手與孫大光一起研究系統科學在社會領域的應用,并給國家體委寫信說:“你們把周總理倡導的組織‘兩彈一星’的系統科學方法,運用到體育工作中,這是一件值得大書特書的事!”

“2000年奧運會申辦工作網絡圖”根據申奧工作的特點,在同一個網絡圖上規劃出了兩條主線,這是此前的網絡圖中從未有過的。孫大光和同事以此網絡理論所撰寫的論文,獲得了國家體委科技進步二等獎。

1999年11月,孫大光作為奧申委副秘書長,又領導編制了《北京2008年奧運會申辦工作網絡圖》,規劃了286件申奧大事,為我國申奧成功立下了汗馬功勞。

在孫大光看來,網絡圖的價值更在于它是哲學方法論在具體實踐中的應用,具有普遍意義。“有的人只看見一張圖掛在墻上,其實里面的學問是很大的。”網絡圖是一個矩陣結構,每個點之間都可能有聯系,強調的是各個結點之間的關系。

早在1994年,孫大光就已經開始進行這樣的嘗試。當時,孫大光作為學員,參加剛成立的國家行政學院第一期司局級領導干部培訓班。在發言時,他提到亞運會和申奧網絡圖,將網絡圖理論用在現代管理方面。

當時國家行政學院剛剛成立,各方面還不是很成熟,孫大光從現代管理角度,結合申奧網絡圖,對行政學院的發展提出了一些建議。校方非常重視這些建議,學院簡報上稱這堂課取得了“轟動性的效果”。

從此,孫大光更加致力于在實踐中對系統科學和方法論的研究,“網絡圖作為系統工程的一種方法運用到社會管理中,使工作對象和工作內容更加清晰、明確,就像如來佛的手掌,任憑孫悟空怎么跳也跳不出去。”小到一次活動的籌備、一個學校的發展,大到國家大政方針的實施,都需要系統的思維方式和科學的方法論作指導。方法不一定能決定成敗,但一定影響成敗。

中國申奧成功時的情景

2001年7月13日傍晚,在莫斯科世界貿易中心召開了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第112次全體會議,決定2008年第29屆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主辦城市。舉世矚目,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經過兩輪的投票,國際奧委會決定將2008年第29屆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主辦權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都——北京。

當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宣布這一決定的時候,神州大地沸騰無比。聚集在電視機前的億萬華夏兒女,無不為之歡呼,無不為之淚下。記者在第一時間將勝利的消息傳回了祖國,迅速及時地向全國人民報道了中國申奧成功的喜訊,表達了中國人民無比振奮的心情。

到底女警察遇到壞人怎么抓,打得過人家嗎?

唐山打人事件后,全網掀起了一波討論狂潮。

批判這個事是肯定沒問題的,但有人故意往歪節奏上帶,不僅把零星地痞惡霸作惡的事情上升到否定全中國的地步,還有人故意往制造社會更大暴力,倡導人人施暴的角度上去引導。

就連號召人人持刀,有人打你就上去捅刀,乃至于宣稱持槍,有人打你就開槍這種行為都應該算正當防衛,不允許就是國家不公,法律不公等離譜言論都出來了。

各地的警方賬號緊急出來普法,說什么是正當防衛,但并不被大眾理解,被人噴的體無完膚。

比如說陜西警方就做了個視頻,說被人打了,不建議還手。

這個普法視頻里說的很明確,如果你被人打了,想還擊,那必須有一個前提,就是對方危及了你的生命。

如果對方沒能危及你的生命,那么你不能還手,你要做的是立即逃跑且報警,然后警察會給對方狠狠的懲罰。

如果對你造成了輕微傷情,那么對方會被拘留且罰款。

如果對你造成了輕傷及以上,那么對方承擔刑事責任,想輕判需懇求你的原諒。

但是,陜西警方再次強調,這都不算危及你的生命,所以你不能還手,如輕率還手,那么打贏坐牢,打輸住院。

不允許輕率還手,除非危及你生命,否則你要么坐牢要么住院,這是陜西警方給出的結論。

類似這樣的結論其實很常見,很多派出所門口都貼過這樣的公告。

但很顯然,公眾無法接受這樣的結論。

我被人打了,憑什么不允許我還手,我還手了就要么坐牢要么住院?

憑什么?我就問你憑什么?

陜西警方之所以被噴,還被特地截圖到處噴,就是因為只講結論,不講憑什么。

警方沒錯,理由不好講,內容有點長,但肯定會增長你的見識,請大家耐心觀看。

很多人說中國的正當防衛寫的很模糊,條件很難達成,普通人根本沒辦法正當防衛。

但其實你錯了,中國的正當防衛寫的很清晰,而且是為了整個社會好,只要你懂法,要做到正當防衛很簡單。

中國《刑法》第20條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殺人、搶劫、強奸、綁架,罪行很明確,當你遭受此類暴力犯罪的時候,你擁有無限防衛權,只要對方不轉身逃跑,即便你造成侵害人傷亡,也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行兇這個定義就有點模糊,是介于故意殺人和故意傷害之間,通常來說由法院根據實際情況來進行判定,自由裁量權很大。

比如說唐山打人案,當醉酒小混混綠衣男調戲白衣女子,直接上手摸人時,犯尋釁滋事罪/性騷擾罪沒問題。

白衣女回擊,罵綠衣男變態,此時不犯法。

當綠衣男直接甩手打白衣女一個巴掌時,繼續觸犯尋釁滋事或故意傷害罪。

此時最有爭議的點出現了,白衣女同伴,一個黑衣女,直接抄起啤酒瓶爆了綠衣男的頭。

如果時間點到此截止,警察瞬間出現終止爭斗,那么黑衣女并不屬于正當防衛,也不屬于見義勇為,會按打架斗毆被警察和綠衣男一并帶走進行處罰。

但是,時間點沒有截止,警察也沒有出現,綠衣男暴怒后糾集同伙,7男2女總共9人,圍毆白衣女,把白衣女打的很慘,并用啤酒瓶爆白衣女的頭。

此時,綠衣男的同伙7男2女,犯聚眾斗毆罪,同時對白衣女的動手行為,可升級為“行兇”。

根據輿論程度,根據法院自由裁量權,把這個傷害行為升級為“行兇”沒有太大問題。

黑衣女抄啤酒瓶爆頭一事,嚴格按時間點來算的話,不算正當防衛,因為發生在“行兇”之前。

但黑衣女的這一啤酒瓶并沒有命中要害,沒有造成綠衣男死亡或重傷等嚴重后果,即便在啤酒瓶爆頭之后暫停時間并立即進行判罰,責任也很小,再加上后來綠衣男等9人同伙的明顯就是20年前黑惡勢力的做派,暴行驚動全國,所以這點小事也就算了。

但是,這并不代表被人打了之后還手或啤酒瓶爆頭屬于正當防衛,如果當場從身上拿出刀捅了施暴者,那更不是正當防衛。

綠衣男等7男2女必定會被法律嚴懲,這次的暴行會從重從快進行判決,但并不代表能以此鼓勵啤酒瓶爆頭甚至隨身帶刀準備捅人的思想和文章。

此類言論,全部都是害人之言。

回頭開頭的話題,假定你被人打了一巴掌,此時你還擊算不算正當防衛。

簡單的說,因為一巴掌很輕,不屬于行兇,更不屬于殺人、搶劫、強奸、綁架等行為,所以只要你還擊,無論任何手段,都不屬于正當防衛。

體現在實踐中,就是兩個人打架,無論誰先動的手,到派出所里警察一看,你們雖然臉都被打腫了,但一個輕傷都沒有,更沒有重傷,那直接一律按互毆處理,根本懶得管前因后果。

很多人打架后喜歡找警察評理,說是他先動的手,警察同志你要把他抓起來,還要讓他賠我錢,我有證據,這里有攝像頭錄像。

就算有錄像,就算確實是對方先動的手,但你還手了,那就是互毆,要么就把這事算了,要么就警察把你們倆都抓起來,然后全部罰款。

當然,如果一方輕傷到重傷,一方沒事,那就要按故意傷害罪處理了,但還是不考慮誰動的手,而是誰傷重誰有理。

實踐中派出所就是這么操作的,你要是不懂這個,吃虧的是你,而不是別人。

至于為什么這么操作,那也是有原因的。

首先,當有人打了你一巴掌,如果允許你正當防衛,那允許到什么程度?

有人打了你一巴掌,然后你二話不說,直接拿出刀把對方捅死,算不算正當防衛?

很明顯,這種行為要是算正當防衛,那全社會都亂套了。

專精于犯罪的團伙,會研發出無罪殺人的辦法,專門挑釁你,辱罵你媽,辱罵你女兒,辱罵你家人,突破你的底線,故意激你動手。

只要你情緒激動,動了手,比如說有推搡行為。

那對方直接就一刀把你捅死,然后說自己是正當防衛。

你覺得自己打他一巴掌,是因為他侮辱你家人,但他畢竟只動口沒動手,你動手了,所以他殺你無罪。

死后到了地府,你服嗎?

肯定不服對吧,惡人明明是對方,憑什么我被殺了還要因先動手負全部責任,對方甚至在殺了你之后還可以很大度的表示你應該賠的50兩醫藥費責任他們不追究了,因為他殺你屬于正當防衛。

因此,當有人打了你一巴掌之后,法律允許你直接殺了對方,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殺,打成重傷行不行?

當然也不行,理由是一樣的。

打成輕傷,也不行。

法律認定的輕重傷和常人認定的輕重傷完全就是兩碼事,臉被打腫,看起來很慘,這在法律上最多就是輕微傷。

甚至眼眶內壁骨折,鼻骨骨折,這都是輕微傷,更別提只是皮膚腫了而已。

肋骨骨折2根以上,這個才算輕傷二級,斷6根以上,才算輕傷一級。

肺破裂,這個才算重傷。

再舉個更明確的例子,被砍斷小拇指,只算輕傷,掌骨骨折只算輕微傷。

所以,有人被打一巴掌,就允許他把別人打到眼眶骨折或掌骨骨折這種輕微傷,肯定是不合理的。

那別人打我一巴掌,我也打別人一巴掌,以牙還牙行不行?這樣總不過分吧。

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