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非要素服務貿易項目(舉例說明服務業對外開放對我國服務貿易發展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时间:2024-04-16 03:59:06 编辑: 来源:

明服務業對外開放對我國服務貿易發展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服務業對外開放對我國服務貿易發展帶來的機遇與挑戰成真比。 據有關資料顯示,國際服務貿易正以超過貨物貿易發展的速度高速增長。20世紀90年代尤其是1994年簽訂《服務貿易總協定》以來,服務貿易的發展勢頭更為強勁。1997年服務貿易總額比上年增長7.1%,達1.35萬億美元,占全球貿易總額的20.2%。服務貿易已打破多年來貨物貿易在國際貿易領域內一統天下的局面,日益成為國際貿易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更為重要的是,隨著知識的社會化程度日益提高和社會分工的深化,經濟全球化進程的加快使服務貿易不僅日益重要而且成為國際貿易發展的趨勢并將很快成為主流。據世界銀行和其他國際組織預計,2010年世界服務貿易占全球貨物貿易的比重將可達50%,接近5萬億美元。我國加入WTO以后,在外來壓力和內在動力的推動下,業已開放的我國服務貿易市場勢必擴大開放。

一、國際服務貿易的高速發展

國際服務貿易能快速發展的根本原因在于它代表了當今世界發展的潮流。首先是經濟服務化潮流。所謂經濟服務化,從宏觀上講,是指服務業成為國民經濟的主要產業部門;從微觀上講,是指工農業生產過程中服務的投入或者說軟件的投入比重加大。從70年代起,世界高收入國家服務業占其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即已達到60%,以美國為首的歐美發達國家社會完成工業化進程而步入后工業時代也即服務經濟時代,服務業取代工業成為產業結構的重心,一國服務業的發展水平成為該國經濟發展水平的標志。其次是經濟知識化潮流,即指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知識經濟具有綜合性的特征,是制造業與服務業混合的經濟。知識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是知識產品從以物質產品為主轉向以精神產品為主,而在人們的消費中,非物質的精神消費的比重也將日益增加。這意味著在知識經濟時代,服務業發展的重要性將進一步提高,也將獲得更大的發展。其三是經濟全球化潮流。當今世界,勞動力和資本等生產要素的流動性進一步加強,促進了國際貿易、國際金融和國際投資的迅速發展,進而促進了世界經濟一體化趨勢的形成。而經濟一體化發展的趨勢,又反過來進一步帶動國際貿易的發展,在經濟服務化的發展趨勢下,服務業的比重上升,國際貿易中服務貿易的比重上升也就成為了必然。

此外,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成立和《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的簽訂加強了服務貿易自由化趨勢。1995年1月1日,世界貿易組織(WTO)正式成立運行,WTO確立的包括服務貿易在內的多邊貿易體制,為服務貿易總協定的正常運行提供了組織上和機制上的保障,極大推動了國際服務貿易的自由化。在WTO體制下,《服務貿易和協定》的任何參加方都應向提供服務的另一簽約方開放本國市場,WTO成員的服務市場必須是開放競爭的。1997年,世貿組織各成員國經過艱苦談判終于相繼達成了《全球基礎電信協議》、《信息技術協議》和《金融服務貿易協議》。這些屬于國際服務貿易領域的協議的達成將進一步加快服務貿易在全球的自由化進程。

二、我國服務貿易發展及開放現狀

我國服務貿易發展現狀不容樂觀,這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總體發展水平落后。首先,服務貿易的增長速度與貨物貿易的增長速度極不相稱。據有關部門統計資料顯示,1994年,我國貿易出口額為1210億美元,世界排名第11位,而同期的服務出口額僅為92億美元,位居第22位。服務貿易與貨物貿易差距甚遠,遠未同步發展。其次,我國服務貿易的發展水平與國民經濟增長速度不相適應。按1987年美元不變價格計算,我國GDP占世界比重從1990年的2.3%升至1994年的3.2%。而1994年我國服務貿易出口額只占世界服務貿易總額的1%,兩者差距甚大。再從對外貿易結構來看,1985年,世界主要工業國服務貿易占整個貿易的比重,英國為49.7%,美國為40.1%,法國為37.9%,前西德為20.65,日本為20.6%,而我國到1988年,這個比重才為12.3%,1994年還下降為9.5%。

第二,服務貿易結構不合理,不能適應當前世界發展的潮流。我國服務出口以旅游、勞務出口、遠洋運輸等勞動密集型服務項目為主,較具國際競爭力的也是此類貿易方式,而當今國際服務貿易發展主流是金融、保險、買粉絲、郵電、專業服務等技術密集型、知識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服務項目。在此類服務項目上,我國處于落后狀態,缺乏國際競爭力。

第三,在服務貿易市場廣度上,國際上通行的服務項目約有150種,而我國僅有40余種,還有很多服務項目在我國是一塊空白,有待發展。

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服務貿易市場逐步開放,并初具規模。從《服務貿易總協定》規定的四種交易方式來分析,主要方式有下述幾種。

1.越境交付方式。我國只承諾了這種交付方式在增值電信業中開放。我國郵電企業從1982年開始利用外資,迄今為止,法國阿爾卡特公司和日本電氣公司滿足了中國53%的通訊設備要求。

2.境外消費。隨著近年來國內公民和法人出國商業考察、洽談、留學和旅游活動的增加,我國消費者到境外獲取國外服務的數量呈上升勢頭。而除了特殊情況外,我國政府對此也沒有大的限制。

3.商業存在。這是我國服務貿易對外開放的主要形式。20世紀80年代起,外商就對我國服務業(主要是旅游飯店、餐飲、融資租賃、銀行等)開始投資。進入90年代,許多長期封閉的“禁區”開始解凍,允許外商的商業以存在的方式進入我國服務市場的部門領域不斷擴大,包括商業零售、旅游、金融、保險、航運、房地產、進出口商檢、國際貨運代理、水運和公路運輸、船務、醫療保健、會計、信息買粉絲等。在商業零售領域,國家允許商業零售業進行引進外資的試點,允許外商在中國境內投資建立獨資、合資、合作的生產加工類企業按照合同批準的銷售比例,在中國市場自行銷售或委托中國國內銷售機構代銷其企業產品。允許在北京、上海、天津、廣州、大連、青島、深圳、珠海、汕頭、廈門和海南11個省市各開辦兩家中外合資、合作經營的商業零售企業。允許在北京、上海各開辦兩家中外合資、合作連鎖企業。允許外國公司通過特許經營形式吸收中國國內的零售企業作為加盟店,進行銷售活動。在旅游業方面,國家允許外商投資興建旅游區,在旅游度假區開辦旅行社、外匯商店、出租公司。在金融、保險方面,外資銀行于1991年3月起進駐上海。在專業服務市場方面,1993年有3家海外律師事務所獲準在上海設立機構。在房地產市場方面,外商投資成片土地開發,由沿海向內地進軍,并開始進入房地產業。在利用外資開發石油方面,1993年我國繼黃海、渤海、南海開放后,又開放了東海地區的石油開發,從而使整個海岸線全面開放。我國服務貿易市場對外開放領域已放寬,形成了涵蓋金融、保險、交通運輸、倉儲、建筑、房地產、衛生、信息買粉絲等十幾個部門對外開放的格局。

4.自然人移動。我國對外來勞務沒有通過法律形式予以限制,但事實上,建國以來我國只允許外國專家來華工作。近年來,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和對外開放力度的增大,外來勞務急劇增加,外國服務者以自然人形式進入我國市場的數量正在快速增加。

隨著國際服務貿易自由化進程的推進,我國其他服務部門的開放也在所難免,這就對我國服務貿易的對外開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三、我國服務貿易市場對外開放的問題分析

作為一個服務業水平落后的發展中國家,過去十幾年里,我國服務業及服務貿易的發展速度和開放進程是比較快、也是比較有成效的。但是,我國服務貿易總體發展水平仍然落后,與發達國家乃至部分發展中國家的差距甚遠,西方發達國家和部分新興工業化國家服務業發展水平遠遠高于我國。市場的開放,外國強勢服務企業進入我國服務市場,在帶來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經驗的同時,也會對我國服務市場造成不小的沖擊,從而帶來一系列問題和挑戰。

1.進一步開放我國服務貿易市場可能帶來一系列沖擊

首先,由于我國服務業發展水平與國際先進服務業發展水平之間存在巨大差距,進一步開放我國服務貿易市場必將對國內服務業產生巨大的沖擊,導致一系列不利于我國服務業發展的后果,具體表現在:第一,幼稚產業發展舉步維艱。我國服務業的許多部門,尤其是新興服務部門,仍處于初期發展階段。而這些新興服務部門又往往是發達國家的強項。市場開放后,外國服務及服務提供者必須進入并占領這些領域的市場,從而使我國的這些幼稚產業的生存空間變得越來越小,發展更加困難。第二,傳統服務部門企業的競爭環境可能惡化,導致過高的淘汰率。開放后給予外商投資企業的超國民待遇,將使本已處于改制困境中的國企雪上加霜。第三,外資服務企業的進入,還可能導致國內本已稀缺的服務業人才的流失。外國先進服務企業進入國內市場后,勢必吸引大批國內人才的加盟,在一定程度上搶走了國內企業人才資源,不利于國內企業的長遠發展。

其次,可能對我國的國際收支結構產生不利影響。進一步開放我國服務貿易市場后,服務出口與進口都將有所增長,但由于我國服務業的落后,進口的增長可能將高于出口的增長,從而造成我國服務貿易逆差額的增加,進而影響我國國際收支狀況。嚴重的話,可能導致外匯收支的失衡,惡化我國的金融狀況。

最后,服務貿易市場的進一步開放,可能使我國的經濟主權受到損害。

2.我國缺乏健全、有效的服務貿易管理體制來規范管理進一步開放后的服務貿易市場,使之有序化。

目前,我國對外服務貿易的管理和綜合協調主要是由對外經濟貿易部負責,其職能主要是:參加國際多邊談判,歸口管理我國引進外資、國外工程承包和勞務合作,以及審批我國部分服務業企業在境外投資等等。這種管理模式曾一度促進了我國服務貿易的發展,但已不適應當前服務業發展的要求,更無力承擔進一步開放后,對我國服務貿易市場進行規劃、管理,使之朝著健康有序的方向良性發展的重任。現有管理體制的局限主要表現在:管理職能分散,導致了政出多門各自為政的混亂局面。全國沒有設立統一促進服務貿易發展的宏觀管理部門和協調部門,導致管理體制不順,管理上責任不明,多頭、交叉管理的現象時有發生。一方面使管理混亂,既有職能重疊、難以實行職權的地帶,又有無人管轄的中間地帶,另一方面又易于形成部門保護主義,造成行業壟斷,不利于市場體系的發育成長,更不利于國際競爭力的提高,對服務貿易的發展極為不利。

3.相關立法工作有待加強

近年來年國先后頒布了一些服務貿易領域的重要法律法規,如《商業銀行法》、《保險法》、《海商法》、《廣告法》、《民用航空法》等等,但立法現狀與服務貿易的廣泛內涵和逐步開放的需求相比還遠遠不夠,存在著諸多不足,表現在:第一,服務業相關立法數量少,未形成體系,有不少領域甚至還沒有基本法律,處于立法的空白狀態。第二,已有的立法中,存在著指導原則、立法精神、內容及技巧與國際規范有差距甚至相悖,法規內容陳舊,條文缺乏可操作性等缺陷和問題,有待改進。第三,立法層次低,法規沖突嚴重。現有的法規大部分是職能部門的規章和規范性文件,相互之間存在空隙和矛盾,嚴重影響法律的權威性和執行力度。服務業立法的落后,使國內服務市場的發展缺乏法律的保護,也造成服務出口摩擦的難以解決。

四、對策分析

首先,要大力發展我國服務業,爭取在盡量短的時間內縮短與發達國家服務業發展水平的差距,在服務貿易中掌握主動權。可以采取如下措施:1.高度重視服務業發展和貿易,加強第三產業的政策研究和制訂工作,有步驟有重點地發展服務業各部門。2.針對我國服務業立法薄弱的問題,大力開展服務業立法工作。增強服務業管理的透明度,最好能盡快制定一部關于服務業的一般性法律,以統一協調服務業各部門法規。3.加快服務業現代企業制度建設,

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