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和tiktok哪個好一點(年輕TikTok“網紅”們組織抗議亞馬遜,為何其要求公司滿足工會要求?) 01

时间:2024-07-13 19:52:24 编辑: 来源:

請問現在適合做跨境電商嗎?TIKTOK小店還是亞馬遜還是蝦皮哪個適合零基礎的新人?有哪些步驟?

短視頻時代,人人都能做自媒體。而從商家來說,無論是線上店鋪還是線下實體店、供應商,也都希望通過短視頻平臺獲取流量、吸收粉絲,然后推廣產品、將流量變現。

2021年TikTok就已超越Facebook成為全球下載量第一的軟件,超越谷歌成為全球訪問量最多的互聯網網站。TikTok30億用戶中創作者占其中的30萬,占比小,競爭壓力也小,正處于流量紅利期。TikTok流量持續上漲,商家的機會就隱藏在中間,但完全靠自己獨立經營短視頻賬號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以及時間成本,并且能否獲得流量,獲取多少流量難以掌控。

跨海通是一個一站式外貿營銷SaaS系統平臺,平臺為賣家提供包括建站、營銷、運營、支付、培訓等在內的綜合服務,將業務向企業具體經營層面延伸,極大地降低了獨立站的進入門檻與試錯成本。跨海通針對短視頻平臺引流方面的功能有:

1、AI裂變海外短視頻

多語種文字+多張圖片+多模板+多種背景+多臺詞+多標題+多母視頻AI裂變

2、海外短視頻SEO

批量挖掘指定關鍵詞,形成詞根庫、批量發布視頻匯總用官方api提取精準詢盤、根據數據優化賬號各類指標

3、截取同行客戶

提取TikTok同行視頻的評論內容,觸發詢盤關鍵詞,觸發詢盤聯系方式提取

4、矩陣多賬號運營

多賬號通過官方api矩陣一鍵云端分發,自動回復私信評論、智能監控收集意向客戶,詢盤數據整合,監控實時反饋,數據統籌,促進客戶高效轉化

5、海外網紅大數據

批量采集TikTok全球網紅的聯系方式及粉絲數據,助力中國品牌成為世界品牌

短視頻平臺流量大,但因其精簡短小,且內容眾多,用戶對內容記憶性弱。這就需要商家從眾多用戶中提取沉淀出符合自己品牌定位的目標受眾,發展成為長期穩定粉絲,才能更好地將產品精準推薦。

擁有跨海通這一引流輔助工具能夠降低這一過程的試錯成本,讓商家的短視頻平臺產品推廣更加順利。

注冊過亞馬遜的營業執照還能用來注冊tiktok嗎

注冊過亞馬遜的營業執照還能用來注冊tiktok的。

注冊過亞馬遜賬號的電腦和網絡以及營業執照等其他同樣信息,是可以注冊其他平臺的,因為它們跟亞馬遜是不同的平臺,不會產生關聯。

一般來說只要不是使用同樣的資料再次注冊亞馬遜都不會關聯的,你注冊其他平臺是沒有影響的。亞馬遜防止關聯的是使用同一套資料去注冊兩個亞馬遜店鋪,因此你不用有任何的擔心。

年輕TikTok“網紅”們組織抗議亞馬遜,為何其要求公司滿足工會要求?

年輕TikTok“網紅”們組織抗議亞馬遜,要求亞馬遜要滿足工會的要求。工會是一個組織的員工組織委員會,是要保證員工的基本利益的。但是亞馬遜所謂這么大的一個貿易公司,并不能夠維護員工的基本利益,甚至連最低工資標準,帶薪假期都不能保證。因此tiktok的網紅們才會自發的組織起來,決定抵制亞馬遜,要求亞馬遜滿足工會的基本要求,以此來保證員工的利益。

一、亞馬遜不能保證員工的基本利益。

工會作為一個員工的基層組織委員會,是要保證員工的利益的。尤其是在西方國家的企業,工會是一個組織必不可缺少的部門。企業組織工會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證員工的基本利益。亞馬遜作為一個國際比較知名的電商平臺,發展規模如此之大,但是并不能夠完全保證員工的利益,所以才會被網紅們集體抵制。

二、網紅和一些非政府組織抵制亞馬遜。

這場抵制的活動一開始是從tiktok的網紅們開始的,有七十多個網紅組織起來要聯合抵制亞馬遜,拒絕和亞馬遜的所有合作,除非亞馬遜滿足了工會德爾要求之后才有可能繼續展開合作。雖然說這種抵制可能會給網紅們帶來一定的損失,但是他們是一個注重員工利益的組織,而且背后的組織Z世代變革,也有很大的群體。

三、企業應該尊重和保護人權。

線下對線上:沃爾瑪如何對抗亞馬遜

意外的競價者

好貨當然是不愁賣的。TikTok即將被出售的消息一經傳出,微軟和甲骨文這兩大 科技 巨頭就先后遞交了投標書。 有意思的是,在TikTok的競購者當中,我們還看到了一個比較令人意外的名字——超市巨頭沃爾瑪。

最初,沃爾瑪試圖和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以及軟銀結盟對TikTok進行收購,以謀求成為TikTok的多數股東。但在美國政府對交易期限進行了限制,并提出希望由一家 科技 公司主導交易之后,Alpha-bet和軟銀就隨之退出,這一聯盟因此瓦解。 不過,沃爾瑪并沒有因此而放棄對TikTok的興趣,轉而和微軟合作,繼續謀求收購TikTok。

也有一些消息認為,在這種方案下,沃爾瑪只能成為小股東,因而不排除其撇開微軟,獨立參與競價的可能,但到目前為止,沃爾瑪并沒有明確表示這一意愿。

在多數人眼中,沃爾瑪的業務一直集中于線下商超,對于這樣的一家企業來講,收購TikTok這樣一個短視頻企業又有什么意義呢?難道它是想要用TikTok來為自己的超市直播帶貨不成?

沃爾瑪是否還是人們印象中的那個線下商超巨頭?它試圖收購TikTok的目的又究竟何在?對于我們來說,又可以從沃爾瑪的相關舉動中獲得哪些信息和啟示?且讓我們細細道來。

沃爾瑪和亞馬遜的上半場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沃爾瑪總是以亞馬遜的對立面出現在商學院的案例中。 為了襯托亞馬遜在電商領域的積極進取,沃爾瑪通常會被塑造成一個因循守舊、固守線下基本盤、拒絕將業務數字化的角色。

在一定意義上,這種關于沃爾瑪的敘事是正確的。從 歷史 上看,沃爾瑪接觸電商的時間很早,大約在1996年的時候,它就開始了自己的電商業務。不過,在最初的一段時間里,沃爾瑪并沒有認識到這種嶄新的商業形態所蘊含的價值,只是把它看作了對其線下業務的一個無足輕重的補充。 至于亞馬遜,在當時的沃爾瑪眼里,它只不過是一家還算成功的網上書店而已,對自己的威脅根本可以忽略不計。

2000年時,恰逢互聯網泡沫破滅,當時的沃爾瑪CEO李·斯考特曾把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請到沃爾瑪總部,“共同商討一些可能的合作”。當然,大家都知道,所謂的“合作”只是一種委婉的說法,其真實意思其實是讓亞馬遜充當沃爾瑪的仆從,或者直接被沃爾瑪收購。我們并不知道當時這場會談的細節,但顯然進行得并不會太愉快。

因為如果沃爾瑪能夠給出讓當時身處困境的亞馬遜足夠心動的價格,那么以后二十年的零售史就會徹底被改寫。然而,這一切并沒有發生,因為在當時的沃爾瑪看來,亞馬遜并不具有很高的價值,沒有必要在它身上花費太多的錢。

后來的 歷史 發展證明了沃爾瑪這次放虎歸山的失策。此后不久,亞馬遜就迅速地從互聯網泡沫破滅的影響中緩了過來,并調整了自己的經營策略,從一家經營書店為主的企業轉型成了“萬物商店”,隨后又從管道式的模式演化出了平臺模式,通過吸引獨立第三方商家的入駐迅速壯大了自己的經營規模。

在一系列的操作之下,亞馬遜搖身一變,成為了電商領域的霸主。 目睹亞馬遜的成功,沃爾瑪也逐漸清醒了過來,開始重視電商業務。本來,以沃爾瑪所掌握的資源,是很容易對亞馬遜形成反擊的。然而,事實上,沃爾瑪的電商策略卻十分笨拙。

在實踐中,它基本采取了線上線下彼此獨立的策略,線下的資源很難被利用起來 。舉例來說,在電商配送中,自提是一種十分重要的形式,以沃爾瑪的線下資源,開通這個業務是十分容易的。但在現實中,一直到2007年時,沃爾瑪才推出了這一配送形式,憑空給亞馬遜讓出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優勢。

就這樣,在亞馬遜的凌厲進攻,以及沃爾瑪的步步失策之下,兩家企業的力量對比很快逆轉。到2015年時,亞馬遜的市值終于超越了沃爾瑪。這段 歷史 ,就是我們經常在商學院案例中看到的亞馬遜發家史和沃爾瑪衰落史。

沃爾瑪進軍電商

不過,沃爾瑪與亞馬遜的故事并沒有就此終結。就在亞馬遜的市值超越沃爾瑪的2015年,沃爾瑪內部發生了巨大的人事變動。雷戈里·彭納(GregoryB.Penner)接棒羅伯森·沃爾頓(RobsonWalton),成為了沃爾瑪的新任董事會主席。與此同時,一位從基層采購員做起,在沃爾瑪服務長達三十年的老員工董明倫(DougMcMillon)則被任命為了沃爾瑪的新任CEO。沃爾瑪的新一屆領導班子就此誕生。

所謂新人新氣象。沃爾瑪的新領導班子一成立,就給公司設定了全新的發展目標: 在全世界最大的零售企業內部建造一家互聯網企業。 由此,數字化和線上化從一個局部的策略一躍變成了沃爾瑪的整體公司戰略。

圍繞著新的公司戰略,沃爾瑪這個沉睡已久的巨人很快蘇醒了過來。為了彌補自己在電商領域的短板,沃爾瑪采取了自建和收購兩條腿走路的策略:

一方面,它斥巨資建立自己的電商基礎設施。2015年,沃爾瑪投入11億美元對其線上零售網站以及購物APP技術進行了全面的提升。2016年6月,沃爾瑪支付(WalmartPay)落地旗下所有店鋪,并為網購用戶提供兩日無低消免費送達。2017年7月,沃爾瑪開啟了名為“8號店”(StoreNo.8)的 科技 孵化器,專門為其電商及新零售發展提供技術儲備和支持。

為了完成自己的平臺布局,最近沃爾瑪又和著名的零售服務企業Shopify達成了合作,此后在Shopify建立網站的企業將可以直接導入沃爾瑪的網站。經過這一系列的基建投入,沃爾瑪的電商能力獲得了巨大的提升。

另一方面,它則利用手中掌握的巨額資金,在全球范圍內大肆“買買買”,收購、參股成功的電商企業。2015年7月,沃爾瑪收購了一號店100%的股份。2016年6月,沃爾瑪獲得了京東10%的股份,并與京東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2016年9月,沃爾瑪收購了美國頭部雜貨電商平臺jet.買粉絲,順帶收編了其創始人馬克·羅爾(MacLore),讓一直放話說要“殺死亞馬遜”的他成為了沃爾瑪電商業務的CEO。

2017年,沃爾瑪將收購的目標定在了服飾領域,一口氣收購了Bonobos、Shoebuy等五大美國頭部服飾電商。2

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