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廣西親荷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張源美茶行的錫茶筒下印有《顏增記《》字樣我想了解其中歷史謝謝!((茶筒有幾十年歷史了))

时间:2024-06-17 03:46:39 编辑: 来源:

5年11月9日開始正式作商業飛行。

5、深圳航空

深圳航空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1992年10月,是由由廣東廣控(集團)公司、中國國際航空公司等五家公司共同投資的航空公司,1993年9月17日正式開航。是一家位于廣東深圳的航空公司。

坐飛機的注意事項:

1、在飛行時,航空公司有免費飲料派發,長航線如在進餐時間,會有免費餐食供應,短航線就派點心。

2、飛機到達目的站后,如果托運有行李,記得去取行李,在往出口的通過上會有取行李的地方。

張源美茶行的錫茶筒下印有《顏增記《》字樣我想了解其中歷史謝謝!((茶筒有幾十年歷史了)

張水存 :1927年一月生,福建安溪人,茶葉世家出身,其父輩四兄弟創立的“張源美茶行”

在20世紀前半葉是緬甸最大的茶葉進口商和銷售商。二戰后,“張源美”在廈門的茶行成為總行,1947年,20歲的張水存開始管理廈門“張源美茶行”。1956年公私合營后,張水存到廈門茶葉進出口有限公司的前身——中茶廈門辦事處,后任茶葉經銷部經理。張水存專注研究烏龍茶的審評與經營管理,1958年,他研制出“以煤代木炭焙茶”工藝,后被烏龍茶主要產銷區泉州、漳州、汕頭等廣為使用。2002年,他寫出中國首部烏龍茶著作——《中國烏龍茶》。【《寫字樓》2013年6月號·文圖】站在張水存廈門湖濱北路高樓家中的陽臺,初夏雨季的朦朧水汽中,遠望這個城市高樓林立,“筼筼漁火”之景已是昔日風景,寬闊湖水與海洋相連,靜謐中又似乎可以想見曾經商船往來的熱鬧。這樣的熱鬧以現代化的方式在延續,時代的變遷也在延續。張水存是親眼所見這些時代的變遷。變遷的,還有他自己的人生。“也許沿著這個蜿蜒伸展的海岸,沒有同樣的小島曾有過比它更令人感興趣與刺激的故事,它僅僅有八英里寬,許多轟動的事件在此地與毗鄰發生。它是一個經歷無數殘酷斗爭的劇場與戰略要地,是兇狠的海盜與殘忍的冒險家的相聚之地……它是一個經歷無數次殘酷斗爭的戰場及戰略要地。”1911年11月8日,美國歸正教會牧師Rev.Philp

Wilson

Pilcher在他的《廈門市志——一個中國首次開埠港口的歷史與現實》的序言中,寫下了以上這段話。張水存和他的父輩,也正得益于這個開放的港口,在歷史波瀾的縫隙中,努力地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翻開一部中國烏龍茶的歷史,他們的名字已經鐫刻其上。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們也是這個城市早先的冒險家了。張源美茶行興衰張水存是茶鄉安溪人,出生于1927年一月。87歲的他,耳聰目明,身體健朗。他以一泡傳統烘烤過的鐵觀音迎我。用的是一副寫著“張源美茶行”的茶具,他說是兒子找人燒的,有十幾年了。這副茶具似乎是一種懷念了。如今,張源美茶行早已潛入歷史中,成為故事。我們也只能就著一盞茶的香味,來讀讀這故事里關于烏龍茶、關于一個港口城的起起伏伏。自1610年,廈門商人將武夷茶運至爪哇賣給荷蘭人,然后轉入歐洲市場銷售,到1644年,英國人在廈門設立貿易機構,開始由廈門運武夷茶和烏龍茶到歐美各國銷售,并將廈門方言“茶”字拼為“Tea”,成為今天西方茶葉的專用文字——早在17世紀初期,外國人已經知道廈門是中國茶葉的輸出口岸,因此也頻繁地往來廈門進行茶的貿易。廈門因此成為中國最早由海路出口茶葉的重要港口,還曾是閩臺茶葉貿易的集散地。這個傳統的烏龍茶加工貿易口岸也稱為是茶葉的海上“絲綢之路”。地理的條件和歷史的機遇,成就了一些茶商的輝煌。在歐美市場由于廈門烏龍茶的品質下降而禁止進口后,東南亞地區的華僑由于愛國愛鄉之心,仍然經營和飲用家鄉茶,烏龍茶遂成為僑銷茶。此時,張水存的父輩開始在歷史故事中現身了。清朝末期,因為貧苦生活所迫,張水存的父輩不得不背井離鄉討生活。他的伯父張彩山和父親張彩鳳先隨鄉親南渡新加坡,白天在米廠做工,晚上拉人力車,卻依然收入微薄。1904年,張彩山輾轉至緬甸開荒種植果蔬,勉強維持生計。1911年,他回鄉成親,并帶著新婚的妻子和兩個弟弟張彩鳳、張彩云到緬甸協助果蔬的產銷,同時積累了緬甸的商業經驗。1921年,張彩云回安溪結婚,耳聞鄉里有幾家在南洋經營家鄉茶葉的茶莊,不僅銷路好,獲利也頗豐,他也萌生出在緬甸經營茶葉的念頭。他在安溪成立了以“張源美”為商號,以

“白毛猴”為商標的張源美茶行。茶行創建后,張氏兄弟先精制了24件茶葉,由張彩南押運到緬甸的仰光銷售,但由于是新品牌,茶葉的銷售并不順利。張氏兄弟總結經驗,決定由張彩南在安溪主持茶葉收購和加工,張彩云在緬甸負責銷售。1922年,張彩云到緬甸仰光后,認為開店等待客人上門,既被動也不易推廣自己的品牌。于是他只身到緬甸所屬的各埠推銷茶葉,連偏遠的小鎮都一一涉足。他也委托仰光著名的茶行“集發號”代理銷售他的茶葉。幾年后,張源美在緬甸的銷售局面逐漸打開了。1930年代,供應緬甸市場銷售的武夷茶的幾家廈門茶行由于被土匪滋擾,不敢前往閩北收購茶葉,這使得武夷茶短缺,卻給了經營安溪茶的張氏兄弟一個絕佳的機會,他們趁此占據了緬甸的大部分茶葉市場。1931年,張氏兄弟在仰光設立茶葉批發場所,同時向緬甸政府申請注冊“白毛猴”商標,開始張源美茶行的大規模拓展時期。為了適應業務發展,張氏兄弟于1932年在廈門這個茶葉貿易港口創立了茶葉轉口和加工場所,使自家茶行的生產、運輸和銷售能夠配套。“七七盧溝橋事變”后,由于廈門被日本人占領,茶店關門收市。國民黨政府對茶葉實行統購統銷,由中國茶葉公司負責經營,在泉州設立茶葉管理機構,以控制烏龍茶營運。考慮到戰時交通可能發生的困難,張氏兄弟又當即在香港和泉州設立茶葉轉運棧,為戰時的銷售另開運輸通道,部分烏龍茶由泉州口岸出口香港和南洋。另一方面,張氏兄弟深知茶葉貨源的重要性,他們看準時機,趁著戰亂不但大量收購茶葉,而且自1939年起便在武夷山區購置岫巖、青獅巖、土地公巖,并租用了一些較為著名的茶巖,同時還在崇安赤石街(今武夷山市區)購置大茶廠一座,方便對收購來的毛茶進行精制加工。此時的張源美茶行已經在緬甸家喻戶曉,以“白毛猴”為商標的茶葉每年的銷售量達到4000多箱,約合70多噸。張氏兄弟在茶葉生意上合力合作,他們既堅持生產“質優價昂”的茶葉,如鐵盒裝的“岐山洞正白毛猴”、紙包裝的“岐山洞提叢小種”和“寶國水仙”;也不惜工本地生產以“萬圃”、“福記”為牌號的“質優價廉”的產品,占據了從高端到低端的市場,使得外來的茶行無法與之抗衡,并且也因薄利多銷而贏得商業競爭。

20世紀初,張源美茶行獨霸緬甸市場,成為緬甸最大的茶葉進口商和銷售商。但張源美茶行在烽火亂世中也并非一直順遂。1941年秋天,張源美茶行在安溪的茶廠和住宅被土匪洗劫,損失慘重。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后,張氏兄弟被迫放棄緬甸,踏上回國的逃亡路途,他們輾轉經云南歸國。張氏兄弟權衡之下,放棄泉州的茶葉轉運棧,而選擇在物產豐饒、茶葉銷售量大的漳州定居,并在1942年創辦了漳州的張源美茶行。成熟的商業模式和經驗,加之曾有的品牌信譽,張源美茶行東山再起,很快成為閩南和粵東地區知名的茶商。茶商子弟早當家抗戰勝利后,張源美茶行在廈門、香港和緬甸等地的經營機構先后恢復營業。張氏兄弟看到廈門商賈云集,港口條件便利,因此將廈門的茶行確定為張源美茶行的總行,由張彩云任總經理,負責領導各埠頭的茶行和茶廠,同時經營國內批發零售、代客買賣、代辦茶葉出口業務等。廈門張源美茶行的業務迅猛發展,甚至超過了一些百年老字號。由于掌握有武夷山大量優質的貨源,又堅持“品質第一,作價恰當,勤于經營”的傳統,張源美茶行的“武夷岫巖老叢水仙”和“三印水仙”,很快占領了廈門武夷茶的大部分消費市場,而茶行的中低檔茶葉則暢銷于漳州區域。張氏兄弟接著拓展茶行在廣西、廣東的市場,于1947年在廣州設立了茶葉代銷點。而此時香港的張源美茶行改轉口自家茶葉為代客買賣,同時還為臺灣茶商銷售大量的紅茶和烏龍茶到歐洲各地,業務十分興隆,茶葉年銷售量都在萬件以上。這是張源美茶行最輝煌的年代。茶行的茶園和茶廠分布于武夷山區和安溪茶區,茶行則分布在廈門、漳州、香港、緬甸仰光及廣州,年自售的茶葉已達250噸以上。為便于經營管理、提高效益,加之家族子孫繁衍,張氏兄弟決定對各地的經營機構實行分房經營、自負盈虧。張源美茶行的第二代開始進入歷史。張水存便是其中之一。他的父親是二房張彩鳳。長房管理武夷山茶巖園、茶廠和香港茶行,二房管理廈門總行,漳州和仰光的茶行分別歸三房和四房。張水存主持廈門茶行,由于人手缺乏,又再次聘請叔叔張彩云擔任經理,直至他1948年南渡緬甸,張水存正式擔任經理。出生在烏龍茶產區安溪的張水存,也在安溪長大。1945年,18歲高中畢業時才來到廈門。他說自己雖然從小看到做茶的過程,但真正懂得做茶,是在1947年接管了張源美廈門總行后,“不得不學,因為要做買賣了,自己得懂,這樣才不會上當。”張水存說,“茶葉認真去學,并不難。”20歲的他掌管著張源美廈門總行的生意,其時店里有十幾個員工,生意規模不小,他還記得茶行每年銷往緬甸的茶葉有1000多箱,每箱是36斤。解放后,張源美廈門總行和漳州茶行都參加公私合營,香港茶行另行成立福建茶行,后自建公司。而在緬甸的張源美茶行,1962年被緬甸政府收歸后倒閉,雖然張氏后人在緬甸再立茶號有仰光三美、源發,并經營緬北茶山,但“張源美”這個商號已經消失于歷史中了。見證一條商業街的起落張水存回憶年輕時候,總會說起從前廈門海口一帶的街道,水仙路、鎮邦路與中山路交會的十字街是廈門的金融貿易中心,黑市的錢莊多,茶莊也多,因為南洋來往的船只都停在旁邊的太古碼頭,而來去鼓浪嶼的旅客也在這一帶上岸,所以就成了商業繁華之地。張源美的廈門總行也在這條街區。在烏龍茶已經退出歐美市場的這個年代,對于經營南洋和本地業務的茶商來說,卻是最黃金的時代。20世紀前半葉,廈門地區經營茶葉的茶行、茶莊有三四十家,為全國罕見,就連煙攤小販和雜貨店也都兼賣茶葉。其行業繁榮可見一斑。張源美茶行經營內外銷業務,因為在國外有聯店,資金雄厚,業務規模龐大,已經是茶行業的代表。雖然論創業歷史,張源美不是最為久長,但論規模和聲譽,緬甸、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和閩南地區的老一輩人中都還有記憶的印痕。比如在巖名和茶葉品名成為茶店代稱的年代。茶店在產地擁有茶山茶巖,都以自己的山巖名稱冠于品名之前,而張源美所出售的武夷巖茶,稱為“武夷岫巖老叢水仙”和“三印水仙”——這也讓廈門的老茶人念念不忘。1956年,張源美茶行公私合營到廈門茶葉進出口公司。1959年,張水存到位于水仙路的茶葉總店做經理,負責茶葉加工和銷售管理,他回到老地方,做的是舊日熟悉的行當。在有廈門人熟悉的“海堤茶廠”開始的1959年,張水存的名字就和這個名字關聯在一起了。“1970年代,買茶都是憑戶口分配的,一家只能買幾兩……”

1984年,茶葉開放自由經營后,廈門茶葉進出口公司在水仙路28號開辦了“廈門茶葉進出口貿易公司”,經營內銷茶葉的批發零售,這個門店也是由張水存管理,店里有十來個員工,業務涉及的地域不小,除廈門地區外,還到漳州的云霄、東山、詔安和潮汕地區,銷售業績非常好。除了見證了一條街一個茶種的起落,張水存說起自己少年時候來廈門后的住所變遷,那也是一個故事了——他最早的住處是在鷺江道的廬山路,“現在都拆沒了”,接著又搬到后江埭,被拆遷再搬到岳陽小區,然后才住到現在的地方。眼見著這座城起高樓拓馬路,六十多年對于歷史不過一瞬,對于他,已經是從少年到暮年的大半生。烏龍茶焙烤之改革提起烏龍茶烘烤工藝的改革,張水存也是史書上刻下的名字。由于烘烤茶葉的木炭供應日益緊張,以煤取代木炭焙茶勢在必行,但煤炭燃燒的臭煤味與最容易吸取異味的茶葉一起烘烤,如何去煤味而保持茶的本味,這是個大問題。1958年,張水存通過思考和揣摩木炭烘烤

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