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你最喜歡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序是什么(你最喜歡用什么社交媒體?)

时间:2024-05-21 09:48:33 编辑: 来源:

身體和情感來說都是困難的時刻。

斯珀林說:“當青少年經歷青春期時,他們的主要任務是在他們的大腦額葉還沒有完全發育,并且缺乏對沖動的控制時,建立自己對身份的認同。這是一個非常脆弱的群體,在他們按下發布按鈕之前沒有任何權宜之計。”

成年人也很脆弱。近年來,整形外科醫生發現,越來越多的患者希望自己看起來像Snapchat和Instagram上的濾鏡照片。2018年6月,《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講述了一對新婚夫婦在蜜月后差點分開的故事。因為妻子花在做旅行計劃和自拍上的時間,比她和丈夫在一起的時間還要多。

03

如何改變社交平臺?

斯珀林承認社交平臺有積極作用,比如可以讓人們與世界各地的家人和朋友保持聯系。這些社交平臺已經打開了一個“潘多拉的盒子”,因為它們的發展速度比我們研究它們對社會影響的速度還要快。

斯珀林認為,我們需要退一步看看技術此時在社會中正在扮演的角色。除了像Instagram那樣限制點贊之外,社交平臺還應考慮全面減少大規模分享,改成一對一交流的信息服務。

04

分散注意力

人們不會僅僅因為聽說社交媒體對他們有害,就有動力去改變他們使用社交媒體的習慣。每個人最好知道自己的極限是什么。對于大多數社交媒體用戶來說,完全戒掉社交媒體是不現實的。然而,他們可以監控自己的行為,看看使用社交媒體是如何影響他們的。

當米歇爾最初因焦慮接受治療時,她的治療師問她是否活躍于社交媒體。米歇爾說:“事實證明,當我上網時,我的焦慮和冒名頂替綜合癥會加劇。”當一個人長期處于自我懷疑之中,覺得自己在智力方面有所欠缺時,他就會患上“騙子綜合癥”。

“無論是看到別人度過的美好假期,還是別人收到的一束鮮花,我的腦海總是在想‘為什么不是我?’還有‘我不應該得到這些東西,但我不知道為什么。’這讓我感覺很糟糕。”

斯珀林鼓勵人們將自己的情緒分為0-10分,10分表示一個人在一周內每天同一時間使用社交媒體網站前后所能體驗到的感受最強烈、情緒最緊張。如果一個人注意到自己在使用社交媒體后不太快樂,那么他可能會考慮改變自己使用社交媒體網站的方式,比如花更少的時間在社交媒體上,做其他自己喜歡的活動。

2018年,賓夕法尼亞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這種自我監控可以改變一個人對社交媒體的看法。

研究人員觀察了143名大學生,他們被隨機分為兩組。第一組被要求將臉書、Instagram和Snapchat每天每個平臺的使用時間限制在10分鐘以內,而第二組被要求繼續像往常一樣使用社交媒體三周。在這三周里,與繼續使用社交媒體的一組相比,受限制的那一組的孤獨和抑郁癥狀明顯減少。

與研究開始時相比,兩組人的焦慮感都顯著降低。

05

樹立一個好榜樣

斯珀林建議一些家庭改變他們使用社交媒體的方式。試試“禁止自拍”的規定,孩子可以上傳有形物體的照片,但不能上傳自己的照片。這樣,孩子們就可以分享他們的經歷,而不必強調他們的外表。

斯珀林告訴父母,要提醒孩子,好朋友總是可以找到與他們共度時光的方式。她建議孩子可以通過其他方式與他人交談,遠離“錯失恐懼癥”的感覺,并多參與線下社交活動。

當然,父母使用社交媒體的方式可以為孩子做榜樣。德克薩斯大學對父母在與孩子互動時使用手機的情況進行了研究,發現使用手機會導致家長注意力不集中。當父母注意力不集中時,孩子尋求關注的次數增加,還容易與其他人發生沖突。

斯珀林說: “如果你希望你的孩子在吃飯時放下手機,那么只有你放下手機,才能如愿以償。”

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