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媽媽生日蛋糕網紅麻將蛋糕(微陽初至月光舒)

时间:2024-07-23 03:27:20 编辑: 来源:

劇,成為了日后許多人談論的便當,儲陽的名字開始盛名遠播。就這樣,儲家所有的人都認識了儲陽,當然也包括儲月。

后來,儲陽轉學到了富陽一中,和儲月同校。儲月知道他的時候,他戶口簿上的名字已經改過了,沒有人知道他原本姓什么。儲月儲陽,他們是一樣的,他們的姓氏只有生母知道,可是已經被現實渡化成了不能說的秘密,儲陽媽媽不會說,自己的生母更不知道在哪里。

其實,自己并不孤單,還有儲陽,他們是相似的,想到這里的時候,儲月的臉上會浮現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儲陽媽媽改嫁之后,儲陽總是一副事不關己,冷漠絕情,生人勿近的模樣。他和儲月搭同一輛保姆車去上學,每次都會在離學校還有十分鐘的路程時提前下車,他用犀利的眼神,冰冷的語言告訴儲月,在學校與他最近的距離是20英尺,如果儲月犯規了,他就會用燒的滾開的熱水去燙她。儲月不知道,他會不會真的那樣去做,因為在學校里,自己從未犯規。在學校里,沒有人知道儲陽是她的哥哥,儲陽的媽媽嫁給了自己的叔叔,也沒有人知道,她是儲家領養來的孩,一切隱藏的都是那么好。

直到發生了一次意外后,儲月對儲陽的印象才有了某種意義上的改變。

天上只有一個太陽,卻有不同表情的太陽無數個。儲月在陰天里遇到了一個“陰天”的儲陽。 國慶,叔叔和阿姨去了新加坡,補過他們的新婚蜜月,聽媽媽講,本來也是要帶儲陽去得,只是被他拒絕了。外婆到家里做客,包了很多餃子,就送點給儲陽吧,儲月向媽媽提議,媽媽欣然同意。她把燒熟的水餃盛進了保溫桶,屁顛屁顛的跑向了叔叔家,敲門時,儲陽沒有問是誰就開了門,儲月沖進去,他說的第一句話是:“瘋丫頭,誰準許你進來了。”

儲月有點生氣了,門是你自己開的,開門的意思不就是讓人進的,而且我只是來給你送餃子的,“我叔叔的家,我想來就來。”

提到叔叔,更生氣的好像是儲陽。

“你滾!”

他的聲音很大,好像玻璃魚缸里的魚都聽見了,突的一退,慌忙亂竄,泛起的水花四濺,空氣里彌漫著冰冷,讓人有種冰花結棱的錯覺。

儲月嚇的手中的保溫桶掉在了地上,里面的水餃翻出來,零零散散,白熾燈下粘著水泛著光,像極了死魚的肚子。水是滾開的,保溫桶沒讓溫度降多少,儲月穿著拖鞋,腳丫子被燙的通紅。

大約過了半分鐘,儲月逃出了那個陰沉沉的屋子,擺脫了陰森森的儲陽。 屋外下著瓢潑大雨,叔叔家和儲月家雖相隔不過十分鐘的路程,儲月還是被淋的稀里嘩啦。躲進小臥室里,清理燙傷腳丫子的水泡時,儲月傷心的掉下了眼淚,她忽然察覺是自己太異想天開了。

世界上不可能有感同身受的人,孤單是一個人的群體,沒有任何人是可以與你共享,孤單一旦變得可以分享,那就不再是孤單了。

儲陽,到底他們還是不一樣的,她悲憫自憐的同時想起在意他的悲傷,而他,卻冷漠無情將她擋在心門之外。

3.

之后的許久時間里,儲月都沒有和儲陽說過一句話。

家里以為送水餃的那天儲陽對儲月動了粗,打了她。可是沒有一個人問過,是不是真的。或許,儲陽的冰冷,他們都習以為常了;又或許,他們根本不會在意儲月有沒有挨打,畢竟是個從孤兒院領養來的孩子。

叔叔的婚禮過后,雖然儲陽冷默出了名,然而隨著年紀的增長,毫不夸張,他的臉卻成為了一張令同齡嫉妒的“名牌”,以前是好看的話,現在就是特別的帥,用鄉下的土話說就是越發長開了。

儲月一直是對韓劇沒有感覺,后來的《healer》是她唯一認真看過的一部,只是因為男主演池昌旭有點像儲陽。

認識大草怪的時候,儲月高一。

大草怪在學校是攝影學社的社長,有了這個名號的光環纏繞,找他拍照的人自然很多。儲月同班同學里有一個女孩,自稱“級花”,俗稱年級里長得最漂亮的女生像朵花。

那時候,還沒有網紅這一概念,只有貼吧。級花想找大草怪給自己拍一副寫真,放到校園貼吧里,增加點人氣,鞏固自己級花的地位。儲月那時很佩服的女孩的勇氣,覺得她就是武俠里的女中豪杰。不僅敢自稱級花,還敢找到大草怪,說“我知道我是張柏芝的臉,但你要給我拍出張曼玉的氣質。”

遙想當年,大草怪的攝影技術對得起頭上的王冠,所有人都以為他在未來會成為非常了不起的人,如果成不了張藝謀的御用攝影師,至少也能成為一家影樓的鎮店之寶。

只是世事變化如滄海,我們猜得到開始,卻猜不中結局,沒有人會想到將來的大草怪會成為一個農班客車司機。 大草怪鏡頭下的級花真的是千嬌百媚,時而清純,時而干練,時而可愛,貼吧里炸開了鍋,大家都奉級花為女神。

儲月和女神雖是同班同學,但是她們沒有任何的交集,雜草和玫瑰原本就不適合生活在一個花盆里。

如果說,以前和儲陽在一個保姆車里,儲月是一言不發,那么現在,儲月就是嗆了一口火藥的小辣椒,眼睛塞滿了火辣辣的惡狠狠。 儲月聽到一個讓她有點不高心的傳言,女神在追儲陽。

儲陽透過后視鏡里,看的一清二楚,上次讓她滾的時候,她都沒有這個樣子。那天儲月的眼睛里是矮綿綿的稻草,好像下一秒不跑就會被儲陽給燃燒掉。儲陽回憶,儲月小碎步撲噠撲噠,像只小袋鼠的模樣,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

“女神倒追,這么開心,至于嘛。”儲月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一副受不了外加憤慨的表情,雙手握拳朝著儲陽的后背做錘樣。

“你的動作,我看的一清二楚,浮夸死了。”前座的儲陽輕輕搖了搖頭,卻沒有回頭,嘴角露著好看的虎牙。

“你怎么看見的?就知道唬人!”

“還生氣啊,我說的是真的,后視鏡里面有,不信你看,你的頭發上還粘著一坨鳥糞。”儲陽指了指后視鏡的位置,不緊不慢的說著。

儲月懷疑的隨手一摸,果然,儲陽說的竟然是真的!儲月難以接受,聽別人說女神在追自己的男神,被鳥當廁所排了糞便,然后頂著鳥糞被男神看見了,沒有比這更凄慘的事,絕對沒有!

保姆車發出極其凄慘的叫聲,不知道實況的人,可能會誤以為是命案現場。同時還伴著一陣陣和故事情節完全搭不著邊的酣暢淋漓的爽朗笑聲。

“有什么好笑的,有什么好笑的,你別笑了。”儲月好想變成土拔鼠,找個地洞鉆進去,等到太陽下山再鉆出來。

可是她變不了,恰好,車后座靠枕旁邊有一條干凈的洗澡巾,車上怎么會有這種東西,她來不及想,就隨手攤開蓋住了自己的臉,恍若拯救了她的羞恥心。

4.

如果有一天,玫瑰主動找到雜草,那肯定是因為雜草長在了王子的家門口而已。

女神走到儲月的課桌旁,面若桃花的對她講:“今天放學別走哦,有件小事讓你幫忙。”

儲月知道女神不會無事親登三寶殿的,況且她倆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線,難道她知道了自己和儲陽是兄妹。

思前想后,不可能啊,在學校里,她和儲陽完全形同陌路。 女神的請求,幫還是不幫,她猶豫了好久,聽女神解釋才知道,女神不親自出馬的原因。

女神說,是怕大草怪愛上了自己,不想傷他的心。女神還說,天下找不到自己這番難得的細心又體貼了。儲月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真的從頭到腳找不到一絲一毫的賢良淑德,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女神讓儲月告訴大草怪,自己是儲陽的妹妹,儲陽是個怪人,從來不愿意拍照,家里人想給他的青春留下一些美好的印記,所以拜托偷偷拍一些他日常生活的寫真,滿足家里爸爸媽媽的愿望,讓她當一個稱職的好女兒。 儲月以為女神知道了家里復雜的情況,深聊才發現這只是女神要拿到儲陽照片的計劃,可是生活遠遠超出人的想象力,如果女神知道了真相,恐怕就要比目瞪口呆還要目瞪口呆了。

按照女神的方法,其實也是順著真相編造的謊言,儲月拿到了儲陽三張照片。大草怪說儲陽的照片太搶手,只能給她一張,儲月只好拿出一個月的零花錢,多換了兩張私藏。

就這樣,儲陽就躺進了儲月日記本的向日葵花海里,照片里是兩個不一樣的儲陽。

一張是晴天的儲陽,額眉舒展,小虎牙開心的曬著太陽。

一張是陰天的儲陽,眉頭緊鎖,憂郁的掉進了泥潭里。

那時儲月翻開日記本時,會指著照片說:“別皺眉了,都能夾住燒餅了呢,一點也不帥知不知道。”或者說:“不準笑的這么開心,你笑的這么開心,別人都喜歡你了我怎么辦呀。”

那年,儲月十七歲,她會永遠記著暗戀是什么樣的。

十七歲,漫長夏,春風十里,不如他 。

孫悟空在煉丹爐里烈火焚燒了七七四十九天,練成了火眼金睛。儲月在暗戀了儲陽一年零四十九天的時候,知道了風箏飛起來的感覺。

有人是虔誠的基督徒,有人是癡迷的酒鬼,儲月卻是一只書蟲,儲月每個禮拜天都會去圖書館看書,書里的營養會讓她活力滿滿的過完下個星期。

從圖書館出來時,變天的厲害,儲月沒有帶傘,又一次成為了落湯雞。 在跑過斑馬線的時候,儲月才發現自己的公交卡丟在了圖書館,折回去的時候,全身都被大雨淋的濕透,灰色的背心隱隱約約搖曳可見。

然而死灰都有復燃的時候,失物招領登記處的管理員告訴儲月:“姑娘,這里有你的一把傘。”

像沙漠里奔走數日的駱駝,突然看見前方有一片綠洲的感覺,儲月連忙雙手合十對著店員說了數句謝謝。

“不用謝,這個一位客人留下的,他說有緣就給一位姓儲的姑娘,我想有緣人就是你吧。” 剛出圖書館的時候,儲月的手機就響了,劃開滑蓋,顯示聯絡人是儲陽。

“車在路口左轉彎的地方,快點。”儲陽的語速很快,語調卻很沉穩,他特有的魅力。 儲月回到車里的時候,儲陽一邊嚴肅的責備,一邊細心的用洗澡巾給她揉著濕漉漉的頭發。

“你果真是·······傻,出門都不知道看天氣預報。”儲陽知道她大大咧咧的,下雨天肯定不帶傘,離開圖書館的時候,他丟下了一把傘,希望拿它回家的人可以是她,車上的洗澡巾也是為儲月準備的。

其實儲月送水餃的那天,他站在窗臺,看著冒著大雨跑回家的瘦弱背影,心里出現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憂傷,他不想那樣,卻還是傷害了唯一一個可以與他感同身受的人。

“沒關系呀,有人在雨天給我留著傘。”儲月從沒有那么近的看過儲陽,他眼睫毛的長度都可以讓媽媽的植村秀睫毛夾黯然失色了。

也許,是察覺到了,被儲月盯得不自在,儲陽扔下了洗澡巾,“你自己擦!”說完就背過臉去了。

儲月看著儲陽的后腦勺,卻一點也不覺得他冰冷,反而覺得她喜歡的是一個異常可愛的人。 其實,從店員接過傘時,儲月就知道了,那個人是誰。在保姆車上,儲月曾看到過儲陽包里有一把梵高的星空傘,和她手里的一模一樣。現在,儲陽背靠著靠枕的口袋里,傘標簽的線正好掉留了一半在空中,這一幕悄悄落在了儲月的眼睛里。

喜歡上一個人最幸福的時候,莫過于知道你喜歡的人也那么恰好的在意你。原來被喜歡的人關心,是這么特別的感覺,就像風箏一樣,隨風一起飛上了藍藍的天空,自由自在的。

保姆車在雨天的市中心緩緩行駛著,儲月靜靜的看著前座的儲陽,多希望時間就這樣像船兒挨著岸,永遠停泊著。

5.

儲陽好似一陣強大的龍卷風,稍稍一個噴嚏都能引起碩大的旋窩。有人在貼吧里發了一則關于儲陽的八卦:《雜草愛上冰山,儲陽竟是男主角》。

標題黨著實吸引人,貼吧如同被匿名人扔下了一枚手榴彈,瞬間炸了。 輿論的壓力可以穿腸破肚于無形,好像一夜之間,一切都變了。

儲月沒有想過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竟然是以這樣的方式。女神找到她,

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