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學校買粉絲開篇寄語(北大博士養娃:這是一場“注定失敗的戰爭”)

时间:2024-07-23 03:50:01 编辑: 来源:

河,今晨秋風凋青絲,每一項新的工作,對我來講都是一項挑戰。我告戒自己只要大膽去做,生命便會實實在在,只要放手去干,事業便會充滿陽光,把自己平凡的工作當成宏偉的世界去研究,你就會發現無窮樂趣。

春行土地,萬物復蘇,當我看到惠南鎮樹木蒼翠,綠草青青的美景時,天地也要為之動情。發出由衷贊嘆:這里真正是一個好地方!作為一名惠南的團員青年,我怎能不為之興嘆,為之驕傲!

五四青年節的買粉絲文章2

時光流轉,花季轉瞬即逝,在每個夜晚,你總會眺望天上的星星,看似很近,伸出手,卻無法觸及。也許,你缺的是幾個臺階。

早晨,霧色未退,耀陽初升,你穿著整齊的校服,坐在教室里,翻開書頁,與同學一起輕聲朗讀。這節臺階,它,是輕松的。上課時,老師在講臺上認真講課,你與同學認真的聽課,比賽著抄寫筆記的速度。這是一節臺階,相比于上一節臺階,它,是有些競爭力的。

這些臺階是輕松的,有競爭力的,難忘的。但有些臺階可能會有些坎坷。考試前的認真復習,考試時的絞盡腦汁,考試后的滿懷期待。漏了幾題,父母看著你的眼神是那么失望。你認真了,卻還是輸了,別人問起你原因時,你的心隱隱作痛,鼻子一酸,眼圈一紅,卻道不出一個原因來。這是一個臺階,它,是苦澀的。而這些因苦澀流過的淚水和苦澀后的堅強,會填補那些坎坷,讓你的腳步變得輕快。

還有許許多多的臺階,有的輕快,有的艱難,把酸甜苦辣的心情摻和其中,你會體驗到辛辣,苦澀,酸楚,甘甜,咸味,一切都會在你的成長之路上,成為你的心情,成為你的回味,成為你成長的階梯,讓你一步步走向天空中的明亮奪目的星星。

又是一個夜晚,天空中仍是星光璀璨,你如約地站起腳,這些臺階使你與天空并肩共坐,你經過了自己的努力和勤奮,走向那些明亮的星星,摘下一顆,它燦爛的光芒會使你在青春的舞臺上綻放光彩。

五四青年節的買粉絲文章3

我們曾經相遇過,或許只是擦肩而過,或許擁有過短暫的交集,而后分道揚鑣,時至今日盡管心中仍有一絲絲的幻想,可是我知道總有些人不能長記憶起,總有些事不能忘卻,我們只是過客,只是彼此心中的幻影,似曾相識,又仿佛相隔千里記得我們曾今相識過,曾經一起奮斗過,努力過,盡管那時的想法是朋友,可是慢慢長大后才發現啦是愛,只是那時的愛多拉些朦朧,多那些稚嫩,只記得那是一時的快樂,卻忘卻拉那也是愛!感悟說明青春的磨練讓我們一次次長大,有時候一個人冷靜下來回味曾今的自己。拉時候的感情是那樣的青澀,當我們重新相識,卻發現一切都不在啦,我們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可是現在連朋友也算不上了吧!又拉各自的圈子,各自的生活,甚至各自的未來。可是我不會后悔,后悔曾今的種種,曾今的相逢,盡管想起來有些苦澀,可是有一種愛當擁有是不會珍惜,失去時才會珍惜。盡管不曾開始,可是那段回憶是美妙的,人身總會遇到知己,可是有的時候當他消失在生活中,才發現不單單是男女的朋友那麼簡單,花開花落,當一切成為往事,留給我們的是滿滿的回憶和那個熟悉的陌生的身影在縈繞!

記得一個模模糊糊的句子,人生好比是一條路,在路上你會遇到很多人,那些自稱為朋友的人,那些本以為可以做一生朋友的人,可當時間滴滴飛逝,我們漸漸長大,會發現總有一些友情沒那滋味,一些人失去拉聯系,總有一些人見面時沒有拉往日的親切與熟悉,給彼此的只有陌生。我們者的陌生了嗎?不是,人生中總會遇到很多人,并不是一路相伴走到最后的是朋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闖,著不是朋友一直可以攜手完成的,或許稱為朋友的人很多,可是真心的朋友不會很多,你是不是在問自己什么才是真正的友情,為什么總感覺別人不把自己當朋友,其實我想每個人的想法都差不多,都覺得越長大越孤單。呼應結尾

曾幾何時,我們都在追尋夢中的身影,那些曾今和我們有過交集的男男女女,有的留給我我們的只是一個背影,或是短短的回憶,可是我們相識在茫茫人海中,就是一種緣分,或許做不成戀人,做不成朋友,可是我們在人生路途中相遇。記得人在固途那個電影,那里發生的故事看似不可思議,甚至覺得太夸張啦,可是現實生活中不就在悄然發生嗎?所以說人生就是一場無需觀看的電影,因為在生活中人人都是主角。

五四青年節的買粉絲文章4

翻過泛黃的書頁,撥動古老的時梭,穿過時光的界線,眼前的景像已然是厚重古樸的庭院,綠柳掩映的素墻。

這一日正是1919年5月4日,古老中國在宣紙上潑墨揮毫,抒寫下新的篇章,譜寫出新的歌謠。這首歌謠是風華正茂的青年唱出的,聲如雷霆,氣勢萬鈞,浩浩蕩蕩,猶如長江巨浪般滾滾而來。他的磅礴震驚了無數中國人的雙眸,他的深切感動了無數中國人的心靈!在那曲屬于青春的歌謠中,有一抹身影佇立在朝著未來的那一方,朝氣蓬勃的青年心中銘記著他們不朽的名字——炎黃。他們佇立在讓我們血脈奔騰的黃河長江旁,讓我們無悔地謹記他們是龍的傳人,有著生而為龍的狂傲。

這是他們青春的狂傲,為了祖國未來而奮斗的那充滿激情的狂傲。他們寧可揮灑那熾熱濃艷的鮮血,也要笑看他們心中不滅的憧憬。

看著他們用的青春,踏上了這青春的征途,我驀然間仿佛守得云開見月明般懂得了“五四”的精神。他貫穿了“愛國、民主、科學、進步”的思想,他乘著歷一艘宣揚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巨輪踏海而來,他的船中裝載著“五四”精神的食糧,裝載著“五四”精神的青春與激情。我看見了在那風雨打盡紅墻綠瓦,丹青留下的過去里,“五四”精神融入到流傳千年的漢字中,隨著清澈的墨香一筆一畫抒寫在歷史的篇章與未來不朽的樂譜之中。

我們正值追逐青春的年華,青春的旋律是那樣的歡快明亮,青春的色彩是那樣熾烈奪目。或許我們的青春也會遭遇坎坷,會跌跌撞撞摔得遍體鱗傷,但我們的疼痛比起過往青春,已經溫柔了許多。所以,我們何必懼怕這一場青春呢?如果前面是危險的荊棘叢林,我們何不揮動青春的利斧,開辟出一條屬于我們的獨一無二的征途。

韶買粉絲逝,時光如覆水一樣難收。我們能做的就是在有限的青春里,去走一段無限的路。冷的時候,我們相依相偎;害怕的時候,我們不離不棄;退縮的時候,我們執手共進。青春年華,或歡歌笑語,或黯然淚下,卻獨獨不要在終了的時候說一句:你叫云散,我叫煙若,我們都不過是繁華塵世的過眼云煙。

過眼云煙的青春不需要擁有,這也不是“五四”精神。

為青春,為“五四”,我們應該好好走過一場青春,走過一次生命的無悔。

五四青年節的買粉絲文章5

生命就像玫瑰,有人只看到它的刺,有人在被玫瑰刺傷后仍會欣賞它的美麗。生命不缺少美麗,只是缺少發現。

生命的美麗在于奮斗后的坦然。“天空沒有留下鳥的痕跡,但它已飛過。”泰戈爾對生命的美麗是這樣詮釋的。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一位學術界的權威,在烈日下為一位年輕學子看守行囊近一個小時,而后對學子的驚詫報以坦然的一笑,北大教授季羨林是這樣來譜寫生命的美麗。無論是森林中的參天之木,還是荒漠中的柔軟弱小的樹,只要它的存在,對于別人,對于于它生存的環境是有意義的,那么它的生命就是美麗的。沒有藍天的深邃,可以有白云的飄逸;沒有大海的壯闊,可以有小溪的悠雅;沒有原野的芬芳,可以有小草的翠綠,我們應該懂得對生命美麗的珍惜。

生命的美麗在于痛并快樂著。一味的快樂未免膚淺,一味的痛苦未免沉重。苦與樂并存才是生命的味道,你無法選擇其一。“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陶淵明是快樂的。而他怎能沒有“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的痛苦呢你能說他的生命不美麗嗎是樂與苦填充著生命的美麗,是哭與笑撥動著生命的旋律。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以不同形式存在的,而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精彩的。岳飛以“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來總結了自己的一生。曹操以“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抒發了對生命的感慨。李清照以“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將相思憂愁蘊于生命之中。蘇軾卻鐘情于“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激狂的生命。其實,一縷陽光透入,你會發現一杯清水中也會折射出七色之光,何況是你的生命呢去珍惜,奮斗吧,暴雨之后,你會發現,陽光下你的生命也很美麗,很精彩!

;

求《讓無力者有力,讓悲觀者前行》全文

全文:

這是新年的第一天,就像平常一樣,我們與你再次見面,為逝去的一年而感懷,為新來的一年做準備。祝愿陽光打在你的臉上。

北大博士養娃:這是一場“注定失敗的戰爭”

以下文章來源于Miki粥 ,作者mikizhou

Miki粥

資深媒體人,創造了“順義媽媽”一詞。

看點 從知識分子到網紅作家,從職場精英和日常家長,每個人在養小孩這件事上都有不一樣的經驗。北大中文系博士畢業的作家楊早就對養娃經歷有自己的體會。身為作家,他認為,孩子按照家長的想象長大和擁有獨立人格是矛盾的。因此,他在教育過程中,秉持著“在理解的基礎上做出相互讓步”的原則,在擇校和課外班上則選擇性價比最適合自己的方案。

本文轉載自買粉絲:Miki粥 (ID: mikizhou520)

文丨miki粥 編丨Luna

我一直計劃做個系列訪談,和朋友圈里那些 # 神仙爸媽 # 聊聊他們怎么養娃。

因為從知識分子到網紅作家,還有職場精英和日常家長,每個人在養小孩這件事上都有不一樣的經驗,很特別的見解。

他們很努力但不焦慮,爬藤成功不膨脹,小孩普通也能自洽。為人父母,如升級打怪,圖一個人生暢快。

我喜歡這種狀態,養娃不為其所困,活得通透。分享他們的故事,也許不能教給你怎么養娃,但至少可以幫你覺悟。

這也是第一期嘉賓 學者 @楊早 在新書《早生貴子》的封面上說的一句話。

楊早

楊早,北大中文系博士,熱衷研究民國 歷史 和寫書,是我采訪過的人中最有趣最喜歡向采訪者提問的。對于養娃這件事有知識分子的糾結,而后靠過人的思考力,最終實現了圓融通達。

以下是 爸爸@楊早 的故事。

一個知識分子養娃,他最大的目標是什么?

楊早開玩笑說,兒子出生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最大能接受兒子以后是個搞搖滾的(意思是另類、貧窮,生活筑于夢想)。

后來才發現,原來搞搖滾根本就不是一條底線。然后,他希望孩子成為有趣的人。

現在他覺得,只要兒子回憶起自己的時候,不覺得父親是他的恥辱,或者一輩子的洞,就很不錯了。

不斷被刷新的教育底限

學者楊早,本科讀的是中山大學,畢業后到了當時南方炙手可熱的《羊城晚報》,在體制內有一份體面的工作。

后來,他決定辭職考研,老家的親戚們甚至為此召開了家庭會議表決,不讓他辭職,還派姑姑做他的工作。“他們會很擔心你將來會不會要飯,會不會流離失所。對于上一代人來說,放棄體制是非常不可想象的。”

但此時他已經辭了職,第二年考上北大讀研究生,一路讀到了博士,然后進了另一個體制內單位社科院做學問。

總的來說,楊早是一個不大會被命運馴服的人,雖然溫

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