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上海胸科醫院心外科專家排名表(癌癥成為慢性病:帶癌生存如何實現)

时间:2024-06-17 13:56:14 编辑: 来源:

上海胸科醫院 心外科水平如何?相對于上海地區,最后有相對的數據

上海胸科醫生,醫院胸外科水平如何?相對于上海地區,最后相待于數據,這個肯定好啊!是相當相當好了,心外科一個北京一個上海心外科手術是相當好的

我有個親戚想做心臟換瓣手術,換2個瓣,修復一個,請問,上海瑞金醫院心外科和上海胸科醫院的心外科哪個好

上海市胸科醫院心外科更好。

瑞金醫院心外科搭橋手術更強,象趙強、孔燁他們都是以搭橋見長。

換2二個瓣膜,做一個成型術大概8萬元是要的。

中國現代十大名醫

沒有“中國現代十大名醫”的說法,知名的有鐘南山、林巧稚、鄧鐵濤、吳咸中、任應秋等。

1、鐘南山

鐘南山,男,漢族,福建廈門人,1936年10月出生于南京,中共黨員,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學專家,中國抗擊非典型肺炎的領軍人物,曾任廣州醫學院院長、黨委書記,廣州市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長、廣州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華醫學會會長。

鐘南山出生于醫學世家;1959年9月,在首屆全國運動會上,鐘南山以54.4秒的成績奪得男子400米欄冠軍,創造了當時的全國紀錄。

1960年畢業于北京醫學院(今北京大學醫學部);2007年獲英國愛丁堡大學榮譽博士;2007年10月任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2014年獲香港中文大學榮譽理學博士。

鐘南山長期從事呼吸內科的醫療、教學、科研工作。重點開展哮喘,慢阻肺疾病,呼吸衰竭和呼吸系統常見疾病的規范化診療、疑難病、少見病和呼吸危重癥監護與救治等方面的研究。

2、林巧稚

林巧稚(1901年12月23日-1983年4月22日),醫學家。她在胎兒宮內呼吸、女性盆腔疾病、婦科腫瘤、新生兒溶血癥等方面的研究做出了貢獻,是中國婦產科學的主要開拓者、奠基人之一。

她是北京協和醫院第一位中國籍婦產科主任及首屆中國科學院唯一的女學部委員(院士),雖然一生沒有結婚,卻親自接生了5萬多嬰兒,被尊稱為“萬嬰之母”、“生命天使”、“中國醫學圣母”,又與梁毅文被合稱為“南梁北林”。 

2019年9月25日,被評選為“最美奮斗者”。

3、鄧鐵濤

鄧鐵濤(1916年10月-2019年1月10日),廣東省開平縣人。首屆國醫大師。廣州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博士生導師,中華全國中醫學會常務理事,博士生導師,廣東省名老中醫,內科專家。

2009年7月1日,93歲的鄧鐵濤教授被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國家三部委聯合評定為“國醫大師”并獲證書,鄧鐵濤教授是廣東唯一獲此殊榮者。

2019年1月10日上午6:06,104歲的鄧鐵濤教授去世。

4、吳咸中

吳咸中,男,滿族,1925年8月出生,天津醫科大學、天津市南開醫院主任醫師、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1951年起即用中醫藥治療常見病癥,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中國中西醫結合領域的開拓者之一。

5、任應秋

任應秋,當代著名中醫學家、中醫教育家。出生于四川省江津縣(今重慶市江津區),4歲即就讀私塾,及長,入江津縣國醫專修館攻讀經學,其間曾求學于經學大師廖季平。

當時廖季平已年逾七旬,甚喜其聰敏好學,故悉心指點,并傳授治學之法,使任應秋在治經學、訓詁學、考據、目錄等方面打下扎實基礎,為以后研究中醫學奠定了文學方面的根底。

上海胸科醫院陳海泉院長免職原因?去向?

可否考慮去復旦腫瘤醫院的胸外科找主任陳海泉

08年在他那里門診過

態度挺好

當時看見帶幾個學生的

看介紹醫療經驗相當豐富的

癌癥成為慢性病:帶癌生存如何實現

2019年10月18日,來自天津腫瘤醫院的專家在河北滄州中西醫結合醫院(天津腫瘤醫院河北滄州分院)為患者診療。圖/視覺中國

帶癌生存如何實現

本刊記者/李明子

2014年,李晴的父親在體檢時發現左肺部有陰影,經進一步檢查,被確診為“早期非小細胞肺腺癌”。主治醫生表示,“早期肺癌做手術就可以了,并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于是,他接受了肺癌根治手術。

不幸的是,兩年后,肺癌復發了。由于經檢測沒有基因突變,不符合使用靶向藥的條件,只能先接受化療:用順鉑聯合培美曲塞和貝伐單抗,每三周去廣州做一次化療,治療了6個周期。

在此期間,李晴和媽媽開始自己查看中英文資料,加病友群買粉絲就醫經驗,每天刷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北京大學腫瘤醫院買粉絲的科普貼,了解最新藥物和療法。

當時,聽到很多人談自己去美國看病的經歷,父親的醫生朋友也推薦了幾家專門看腫瘤的美國醫院。于是,李晴一家最終選擇了去位于美國休斯頓的著名的MD安德森癌癥中心接受治療。

在安德森,基因檢測的結果仍然全部是陰性,這意味著仍無法使用靶向藥。醫生給出的化療方案和國內一致,“強烈不建議換藥”,只是考慮如果下一步出現耐藥或病情惡化,再找新藥或進行免疫治療。

癌癥成為慢性病

回到國內,李晴的父親仍然定期去廣州做化療,每次住院兩三天,半年后病情進一步發展,又打了一個療程順鉑。為控制腫瘤進展,化療藥換成了紫杉醇,并配合免疫藥物K藥。

K藥是腫瘤免疫療法PD-1抑制劑的一種,由中文名可瑞達簡化而來,它在2019年3月才在國內獲批用于肺癌一線治療。已有的臨床試驗顯示,K藥聯合化療后,腫瘤縮小比例是單用化療藥物的兩倍以上,并且使死亡風險降低了51%。

一項備受期待的大型研究結果表明,K藥聯合化療藥物治療非小細胞肺癌,其中位生存期達到22個月,比單純化療組的中位生存期10.7個月延長了一倍。這意味著,還未出現基因突變的晚期患者,擁有了擠過“窄門”的時間,成功熬到了基因突變被檢測到,從而進入靶向藥物治療階段,他們講有機會更長久、更有質量地活著。

70歲、胃癌晚期的顧全平帶著71歲的老伴在海上舉行金婚儀式。圖/視覺中國

李晴的父親就是這種療法的受益者之一。

到2019年底, 他已經用過兩輪一線化療藥物,效果卻越來越差。2020年3月,病情再度惡化,已沒有合適的化療藥可用,醫生建議他再做一次基因檢測,如果檢測結果發現有基因突變,就可能接受靶向治療,給延長生命帶來最后一線希望。

“他運氣好,終于出現了‘鉆石突變’!”李晴解釋說,“如果肺癌患者‘間變性淋巴瘤激酶(ALK)’突變陽性,就意味著對靶向藥的治療特別敏感,治療效果好。但非小細胞肺腺癌出現ALK突變的概率很低,只有3% 8%,所以又被稱為‘鉆石突變’。”

在李晴的父親那輩人的印象中,得了癌癥,就是得了絕癥,更不用說是癌癥晚期,那幾乎是宣告生命走到了盡頭。然而,現在的情況實際上完全不是那樣了。

目前的靶向藥在理想狀態下可以吃兩年,就算將來出現耐藥,還有其他二代、三代靶向藥可供替換,這樣,肺癌就可以像其他老年慢性病那樣被控制,患者能夠保持比較好的生活質量,擺脫了原來每月化療的時間限制和毒副反應帶來的痛苦。

給癌癥患者帶來希望的,是抗腫瘤藥物的幾次革新。

1997年,全球首款靶向藥利妥昔單抗(注射液)在美國上市,用于治療非霍奇金淋巴瘤,打擊癌細胞的同時減少了對正常細胞的損傷,而不像原來的放化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從而開啟了癌癥精準治療時代。

到2001年,小分子靶向藥格列衛出世,使慢性髓性白血病患者五年生存率從30%提升到90%,患者在家吃藥即可控制腫瘤發展,個別癌癥變成了像高血壓、糖尿病那樣的“慢性病”。

2003年,靶向藥在中國上市。近50%的肺癌晚期患者,通過靶向治療可以使生存期延長至3年以上。

國家癌癥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等機構的研究人員分析了中國17個癌癥登記處2003年 2015年間26種癌癥的5年相對生存率,這一數字從此前的30.9%升至2012 2015年間40.5%,十年間提高了近10%。

美國癌癥協會最新數據則顯示,截至2019年1月1日,美國帶癌生存的患者人數已超過1690萬,在不計算技術發展和醫療變革的情況下,預計這個數字到2030年1月1日也將達到2210萬。

“現在有靶向藥物、精準治療技術和免疫療法等多種治療手段,局部晚期的肺癌患者,在確診后又活二十多年的大有人在。”中國醫藥教育協會肺癌醫學教育委員會主任委員、首都醫科大學肺癌診療中心主任支修益說,“對待腫瘤,我們其實可以更從容。”

“現在很多患者都是可以帶癌生存的,我們現在更關心的是,如何讓晚期癌癥患者生存得更久,生活得更好。”支修益已從事腫瘤臨床工作近四十年,他發現,患者“恐癌”,是因為對病情不了解,不只是害怕疾病本身,更是恐懼癌癥治療過程中承受的痛苦,及毒副反應對生活和工作的負面影響,不想因此失去工作和生活的樂趣,不愿意沒有尊嚴地活著。

2019年,支修益(右)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宣武醫院癌癥診療中心給一位早期肺癌患者做腔鏡肺葉切除手術。和80年代的胸外科手術相比,腔鏡肺葉切除手術創傷小,傷口一般3-5cm,患者恢復快,術后2至3天即可出院。圖/受訪者提供

更新理念

1983年,支修益從北京第二醫學院(現首都醫科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北京結核病肺部腫瘤醫院(現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胸科醫院)工作。當時,醫生只能通過X光胸片來診斷肺

搜索关键词: